文物鑒定
文物鑒定Content 首頁 > 文物鑒定 >
書畫鑒定的輔助依據
中國畫的詩、書、畫、印和題跋的結合,興盛于元代,宋代以前書畫家在書畫上題跋蓋印的,為數極少,元以后便流行開來,題跋和印章便成為鑒定書畫的重要輔助依據之一。

(1)題跋,書畫的題跋包括作者的題跋(上、下款)、與作者同時代人的題跋和后人的題跋。作者題跋的內容大多數是為了說明這件作品為誰而作,為何而作,同時代人的題跋內容大多為說明這作品的創作過程和贊揚作者的技法等。后人題跋則是考證其真偽和收藏源流等。題跋是書畫鑒定中的一個重點,作者題跋的不同格式(或曰"署款格式")是書畫鑒定的依據之一。

劉九庵先生根據他多年的書畫鑒定經驗,認為元代至明代中期,流行的是"平行款",明中期開始出現"抬頭款"。"平行款"即作者署自己名款與為某人所作書畫的這人名字分兩行書寫,但上端并行,如"髯仙為仁夫制,六字款書分作兩行,"仁夫制"三字另起一行,與"髯仙為"三字的上端平行。"

頭款"即上例中的"仁夫制"三字另起一行,但高出"髯仙為"一字的距離。利用款(題跋)格式規律來辨析,可以清楚地發現一些偽作。如臺北《故宮月刊》第58期中曾影印的一幅元代高克恭《雨山圖》(上有清高宗弘歷的御題),右上款署"克恭為孟載畫雨山圖……"是典型的"抬頭款"格式,高克恭系元代畫家,當署"平行款",故劉九庵先生認為此畫必為偽作。又如上海博物館所藏元人王紱《竹石圖軸》,被收入《中國古代書畫圖錄,二》一書中,畫中的題款為"抬頭款"格式,亦當屬偽作。

對于后人的題跋,要看題跋人的書畫鑒定水平如何,不能盲從。明代大書畫家董其昌雖在書畫方面的鑒定水平很高,但他品評真偽時也常信口開河,多有過譽之辭,不可全信。相比之下,文徴明不光鑒別能力高,而且他對鑒定認真負責,故其題跋也較為可信。還有些人對書畫的鑒別能力不強,卻愛在作品上題跋,這類題跋往往不可靠,如清代乾隆皇帝雖書畫收藏很富,他對玉器的鑒別也有一定能力,可是對書畫的鑒別,則能力差遠了。然而他都在許多古代書畫上題跋,信口開河,將有的真跡說成偽品,而將有的偽作卻說成真跡,比較著名的例子是他將收藏的一件元代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贗品當作是真跡,在其上填滿了題跋、題詩,反而將后來入清宮的《富春山居圖》真跡說成是偽作。類似的例子很多,又如,將北宋王詵《蝶戀花詞》卷的后尾題有蘇軾、黃庭堅、蔡襄的跋真跡說成是"三跋皆偽"等。

有時,從書畫作品中作者題跋的內容也能鑒定真偽。如傳世品趙孟頫《蜀山圖歌》書法作品,此卷后有明代陳繼儒、李流芳等名家題跋,皆視其為真跡不疑。《蜀山圖歌》首句云:"我昔西川曾泛舟",啟功先生認為,趙孟頫一生從來未到西川,此卷斷非趙氏所書。又副題中記有王泉坡、周雙厓兩人姓名,此兩人均為明初人,由此可進一步證明此卷確系偽作。此乃先從題文內容中發現問題的線索,進而又從卷尾"松雪道人"偽款和"趙氏子昂"偽印等方面,認出了其真偽。

總之,題跋歷來是做偽者下工夫最多的,對于題跋的鑒別不可忽視。

(2)印章書畫上的印章一般有兩類:一類是書畫家自己的印章,在作書之后,加鈐印章,以表示該書畫確為自己所作;另一類是鑒賞或收藏章,收藏者和鑒賞者用此表示自己的鑒定和收藏。印章既然是一種證明物,也就成為書畫鑒定中判斷作品真偽的輔助依據之一。

不同時代的印章,有其不同的時代氣息,不同書畫家的印章,也有其不同的風格,這些都可以從印章的形狀、篆文、刻法、質地、印色等方面反映出來。宋代印章以銅、玉質居多,元代印章有銅、玉的,還有木、象牙等,石質印章自元代王冕首創,從明初起流行。明清時代文派、浙派、皖派等篆刻諸家,其章法和刀法各有特色,這些都是印章鑒別中值得注意的。

印色有蜜印、水印和油印之分,蜜印顏色紅而厚,水印則色淡而薄,油印出現較晚,字口較蜜印、水印清晰(因有油質的關系)。元代大都采用油印或水印,明代多為油印。

清人翁方綱曾研究過趙孟頫的印章,他認為,"趙氏子昂,紅文銅印,其上邊不甚平正,'子'字篆刻圈之頂,其靠上銅邊,偏左偏右,皆有微四入內之痕方為真者"。故宮博物院的書畫鑒定家王坤先生認為,"趙氏子昂"印"子"字上邊的曲,當發生在大德五年以后至大德六年十一月以前這段時期內。

印章雖有可據之處,但也有不足為據的。即便印章是真的,事實上存在著有人利用真的印章來做偽的情況。一般來說,印章的質地較堅固,可以延續使用多年,甚至印章本身比該書畫家的壽命更長。在書畫家死后,后人可以把他的印章蓋到偽造的書畫上去,我們在古玩市場看到的真印章的偽作品不少,都是通過這種方式把真印章蓋到偽作上,制成偽畫的。這時,如果光憑印章真偽來斷定整幅書畫作品的真偽是不行的。

在一些著名的書畫作品上,往往還鈐有許多鑒賞和收藏印,如將這些鑒賞或收藏印章按時代順序排一排,大致可以看出該作品的傳世流程。凡經過那些鑒定水平高的收藏家蓋過鑒賞印的作品,大多數是真跡和精品。反之,鑒別眼力差,雖蓋有真的鑒賞印,是否真跡仍是個謎。在市場上可見不少蓋有乾隆、嘉慶等皇帝"御覽之寶"大印的書畫,都是贗品,即使其收藏印章是真的,至多也只能為作品的下限年代提供依據。

鑒賞印章也存在做偽的現象。和書畫家的印章一樣,后人也拿收藏家的遺印來做假,不過,這種情況不是很多,多數的情況是在偽書畫中,收藏印章根本不是真的,而是后人仿刻或翻刻的。明代后期的大收藏家項元汴的"天籟閣"等印章,后人仿刻的很多。著名收藏家的印,往往是作偽者仿刻的重點,所以我們在看到名收藏家的印章時,要特別留意,仔細辨別。分辨收藏印也和分辨書畫家印章相似,主要從篆文、刻法、印色以及鈐蓋的位置等方面來區別。

(3)紙絹傳統的中國卷軸書畫一般都寫畫在紙絹上,不同時代的紙絹,有不同的特點,在不同的紙絹上寫字作畫,便會出現不同的藝術效果。書畫家在紙絹的選用上,往往有個人不同的喜好,這些,對書畫的鑒定也具有重要的參考作用。如北宋四大書法家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都喜歡用熟紙來寫字,明代董其昌喜歡用高麗鏡面箋紙,其傳世的大多數書畫精品均用這種紙。清代劉墉、黃易、梁同書常用粉箋紙和蠟箋紙書寫。書畫家常根據自己的寫畫習慣和表現技法,選用與之相適應的紙絹,以達到理想的藝術效果。據傳世作品來看,唐、五代以前的繪畫,幾乎全是絹本,宋以后,出現紙本,但范寬、郭熙、馬遠、夏圭等皆用絹本。元代高克恭、方從義等人的水墨山水畫,多用紙本(元代文人山水畫,皆用紙本),李衍雙鉤填色竹則用絹本,明代院體畫家亦大都采用絹本。

古代的紙絹質量有高低之分,書畫收藏的狀況也有好壞之別,不能光看紙絹的變色和破殘程度來斷定它的時代遠近,還要結合其他方面綜合考慮。另外,也有后人用前代流傳下來的紙絹作書畫的情況。對此,也應注意辨別。

(4)裝潢各時代的書畫,其裝潢格式及其裝潢所用的質料均不同,這對定書畫也能起到一定的輔助參考作用。加之前人的收藏印多鈐蓋于裱件的接縫上,這同裝潢的格式也有關系。書畫常見的裝潢格式有立軸、掛屏、手卷、橫披、鏡片和冊頁等。王以坤先生曾在《古書畫鑒定法》中列舉了畫史上著名的宋代"宣和裝"的特征,指出宋徽宗趙佶的收藏印在裱件上鈐蓋的特點。收藏印分有"御書"葫,印、雙龍璽印、年號璽和"內府圖書之印"等七璽,每一個印章所的部位都有其特點,形成一定的格式,而不少贗品上的偽印,則往往亂蓋亂打,毫無規律。

南宋宮廷收藏的書畫,有規定的裝裱格式,稱作"紹興御府裝潢式",對不同等級的書畫用何種材料來裝裱,也都有嚴格的規定。元代宮廷收藏的書畫,也用特定的裝裱格式。明代書畫的裝裱,格式較多,有仿"宣和裝"窄邊的,也有用綾或絹挖廂寬邊的,以后者為典型。清代宮廷院畫的裝裱,不僅與前代風格面貌不同,而且清代早期與晚期的,亦有明顯區別,一眼就能辨出。

各時代,各地區的裱工手法技法各有不同,在熟悉了其特點之后,不用打開書畫,只需看一下裝潢形式,便知其為何時、何地的裝裱,乃至何家的收藏亦可知。但如做偽者利用舊裝潢,換上假畫心,這種情況要小心辨別。

分享到:
文物鑒定
古玩鑒定

掃描添加企業微信
给岳m洗澡忍不住做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