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鑒定
文物鑒定Content 首頁 > 文物鑒定 >
4.5萬余件追繳文物裝滿兩個博物館
  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系民族精神,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作為文物大省的山西,結合2018年以來開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三晉大地掀起了一場嚴厲打擊文物犯罪、深挖徹查“保護傘”、遠赴海外追繳文物的風暴。
  “2018年以來,山西公安機關在省委、省政府和公安部的堅強領導下,結合省情將打擊文物犯罪作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延伸打擊重點領域,同步開展了為期3年的打擊文物犯罪專項行動。”山西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劉新云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專項行動以打掉犯罪團伙組織體系、抓獲犯罪嫌疑人為核心,以追繳文物為主線,打“傘”斷“血”,守護中華文脈。
  據介紹,專項行動開展以來,全省共破獲文物犯罪案件1570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442人,追繳文物51322件,一級文物287件、二級文物476件、三級文物1700件,其中的4.5萬余件文物裝滿兩個博物館,徹底遏制了全省文物犯罪多發勢頭。
  掃黑除惡先拿文物犯罪“開刀”
  山西,地處黃河中游,是華夏文明的重要發祥地,地下文物蘊藏豐富。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文物犯罪分子將目光投向了山西。全省盜掘古墓葬犯罪不斷且一度高發。作為商周青銅器制造和使用的重要地區,晉南地區尤為嚴重。
  在運城,提到侯氏兄弟,可謂家喻戶曉。
  這個以侯金亮、侯金發、侯金海、侯金江四兄弟為首的“盜墓涉黑”犯罪集團盤踞當地多年,從事盜掘古墓葬、開設賭場、霸占礦山、高額放貸、暴力討債等多項違法犯罪活動。
  “要想富,去挖墓”等順口溜在當地層出不窮。盜墓集團、“保護傘”等問題一度使公安機關打擊文物犯罪陷入困境。
  危急時刻,迎來轉機。2018年,劉新云任山西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后,親自擔任“6·03盜墓案”專案組組長,采取提級管轄、異地用警等超常規措施,打響了山西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第一槍”。
  案件推進過程中,劉新云提出了“三追一挖”“四不放過”工作要求,即追文物、追逃犯、追資產,深挖犯罪、鏟除“保護傘”;在逃人員不到案不放過、被盜文物不追繳不放過、犯罪分子經濟基礎不摧毀不放過、犯罪“保護傘”不鏟除不放過。
  在山西省公安廳直接指揮下,運城市、聞喜縣兩級公安機關強力推進,“6·03專案”取得豐碩戰果:共打掉1個黑社會性質組織、1個惡勢力犯罪團伙、26個盜掘古墓葬犯罪團伙、25個網絡賭博犯罪團伙、3個販賣毒品犯罪團伙和3個涉及民爆物品犯罪團伙,破獲各類刑事案件435起,抓獲犯罪嫌疑人582人,凍結、扣押、查封涉案人員資產折合人民幣2.4億余元;追繳扣押疑似文物3736件,經鑒定,其中一級文物70件、二級文物96件、三級文物253件、一般文物2091件。
  文物犯罪猖獗的背后,是復雜的利益鏈和巨額的暴利。一些國家工作人員在利益面前,未能堅守底線,淪為犯罪組織的“保護傘”。
  為此,山西公安狠下決心,刀刃向內,深挖公安機關“內鬼”和文物犯罪團伙背后“保護傘”。“6·03專案”中,聞喜縣公安局原副局長景益民等9人因為盜墓犯罪充當“保護傘”被依法查辦,并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成立專門辦案中心打擊效能倍增
  2019年2月15日,山西省公安廳打擊文物犯罪運城辦案中心在聞喜縣公安局正式掛牌成立。
  之后,臨汾辦案中心、晉中辦案中心、太原辦案中心先后掛牌,全省打擊文物犯罪的尖刀部隊正式形成。
  4個辦案中心主抓文物犯罪大要案件,在省公安廳直接領導下開展工作,成立以來偵破了全省70%以上的文物犯罪案件,成為全省公安機關打擊文物犯罪的主力軍和主攻手。
  如今,全省公安機關已經形成省公安廳牽頭、4個辦案中心主攻、其余市縣公安機關協同的一體化打擊文物犯罪偵查模式。
  打擊文物犯罪,有“尖刀”,還需要“利器”——山西省公安廳將大數據抄底作為全鏈條打擊文物犯罪的重要支撐,以山西公安大數據平臺和立體化信息化社會治安防控平臺、多偵聯動協同指揮作戰平臺建設應用為契機,建立了大數據支撐的打擊文物犯罪新機制。
  山西省公安廳組建了打擊文物犯罪情報研判專班,運用山西公安大數據16個基礎應用、24個業務平臺進行多偵聯動、多軌聯控、全息研判、實時開展大數據抄底作戰,為深挖犯罪、追繳文物提供精準的情報支撐。
  同時,在立體化信息化社會治安防控平臺下增設文博單位安防模塊,全量動態匯聚相關數據,通過數據碰撞、對比分析、線索串并,及時預警布控,有效落地管控。
  2019年9月25日,臨汾辦案中心依托山西公安大數據平臺,采取“抄底工作法”,在云南昆明、山東萊蕪和山西洪洞三地收網,抓獲鄭某等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收繳涉案文物228件,其中一級文物53件。
  緊盯追繳護佑涉案文物“回家”
  造型別致的“彩繪青銅雁魚燈”為一級文物,器型之大、工藝之精十分罕見。
  如此國寶級文物,犯罪分子曹某將其視為珍寶不舍出手,準備作為“傳家寶”留給子孫。
  曹某落網后,警方到其在介休市的家里進行搜查未果。后通過耐心工作,曹某父母從其家地下室拿出一堆用塑料布包裹著的青銅零件,拼起來后正是“彩繪青銅雁魚燈”。
  從內地到港澳、從境內到境外,山西公安機關把依法追繳涉案文物提升到豐富歷史文化信息、留住歷史根脈、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戰略高度強力推進,足跡遍布海內外。
  與此同時,為確保涉案追繳文物得到權威鑒定和科學保護,山西省公安廳創新思路理念,成立了涉案文物鑒定中心,聘請12名具有國際學術影響力的著名文物專家和省內外13名文物研究員,組建山西公安機關涉案文物鑒定專家庫,會同省文物局對全省公安機關追繳文物統一組織鑒定,對重大案件、重要文物隨警作戰、隨案鑒定,為依法固定證據、嚴懲文物犯罪提供了強大支撐。
  建章立制打響文物保護人民戰爭
  打擊文物犯罪需要群眾支持,文物保護更離不開群眾參與。
  為此,山西公安機關組織民警進村,采取點對點宣傳,向坐在村口的大爺大媽講文物價值、講盜墓危害、講公安機關案例,依托“山西公安一網通辦”平臺宣傳文物保護,開辟了網上網下預防打擊文物犯罪宣傳陣地,得到群眾積極響應。
  針對以往盜掘古墓葬和倒賣文物案件高發的地區,山西將全省15個縣列為“重點縣”,由劉新云親自約談相關市(縣、區)公安局局長,推動壓實市縣黨政機關文物保護主體責任。
  與此同時,山西公安機關建立完善了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安全防范機制,指導文物保護單位配備文物保護員1972名,開展常態化巡邏,切實維護文物保護單位及周邊治安秩序。
  此外,山西公安機關還和文物部門聯合建立打防管控長效工作機制、案件倒查堵漏工作機制,及時向文物管理部門提出改進加強的意見建議,強力推進防范文物犯罪能力再提高。文物部門將工作中發現的文物犯罪線索,及時通報公安機關,開展打擊工作。
  “當前,文物安全形勢依然嚴峻,文物犯罪對社會的危害依然存在。”劉新云說,“山西公安機關將進一步加強文物保護工作,嚴厲打擊文物犯罪,堅決守住文物安全的紅線、底線和生命線,守護好老祖宗留下的寶貴遺產。”(記者 馬超 王志堂)
分享到:
文物鑒定
古玩鑒定

掃描添加企業微信
给岳m洗澡忍不住做了视频